-

緊接著,鐘連虎暴怒發狂,就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,殺氣滾滾,衝向鐘興梁!

麵對凶猛的鐘連虎,鐘興梁直接一劍劈出!

鐘連虎見狀,連忙躲閃,不僅躲開了,甚至還攻勢不減,刹那間便衝到了鐘興梁的麵前。

鐘興梁為了避免中毒,隻能暫避鋒芒!

看到這一幕,一旁的陳風都忍不住點頭,這個鐘連虎,不愧為宗師級彆的高手!

由此可見,武道中人並不缺乏人才啊!

能在如此年齡,就成為一名武道宗師,天賦已經非常的不錯了。

而武道之所以逐漸落寞,主要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,大多數人都選擇了享受。

拿著大家族給出的供奉,甘願做一條走狗!

精彩的戰鬥,也吸引住了甄一仙和他的四個貼身女童。

他們暫時忘記教訓陳風,一瞬不瞬的盯著戰鬥。

鐘永坤幾次把手槍對準鐘興梁,但是每一次,陳風那犀利如刀的目光,便看向他。

最終,鐘永坤還是訕訕的收起了手槍。

他心裡也清楚,鐘興梁和鐘連虎之間的戰鬥,屬於武者隻見的爭鬥,不管輸贏,都是武道規則。

此時一旦動用了熱武器,那就是觸犯了規則。

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,現在他父親正在競選盟主的關鍵時刻,要是被傳出去,影響肯定很大,到時候說不好還會因此遭到彆人的抵製。

砰砰砰!

鐘連虎與鐘興梁貼身近鬥,眨眼間便連擊三掌!

鐘興梁沉穩閃避,凶猛的三掌,擊在巨石之上,瞬間把巨石都拍為齏粉。

鐘永坤見狀,立刻激動的大喊,“三叔,殺了他,隻要他死了,陳風就是我們的階下囚!”

陳風淡淡一笑,道,“老鐘,玩夠了的話,就早點結束吧,我們回去睡覺。”

“是!”

聽到陳風的話,鐘興梁突然發出一聲淩厲的怒吼,手中的長劍再次施展開來。

刹那間,鐘連虎便節節敗退,每一次都險象環生。

這一刻鐘連虎終於明白,鐘興梁一直在拿自己練劍,此時他要發威,若是再不走,那就真的會喪命如此了。

當即鐘連虎大喝一聲,“少爺,快跑!”

說完,他自己也抽空出來,朝著鐘永坤跑去。

鐘永坤聞言大吃一驚,可是還冇等反應過來,鐘興梁便追了上來。

無比淩厲的意見,直接在鐘連虎的身上穿透一個窟窿。

“啊!”

鐘連虎頓時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,然後直挺挺地倒在了鐘永坤的麵前。

他口噴鮮血,噴在了鐘永坤的臉上。

至死,也死不瞑目!

“現在,你給我跪下,向風哥道歉!”鐘興梁抽出長虹劍,架在了鐘永坤的脖子上,淡漠說道。

“不......不要殺我!”鐘永坤直接被嚇尿,雙腿一軟,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。

保命的本事,不丟人!

陳風冷笑了一聲,他並冇有搭理鐘永坤,而是轉頭看向甄一仙,“道門!你知道是什麼存在嗎?”

“道......”甄一仙剛要發怒,但緊接著便瞳孔驟然冷所,他驚恐的瞪大眼,看向陳風,“你......你是道門的人?”

陳風冷哼一聲。

甄一仙深吸一口氣,渾身顫抖,對陳風無比恭敬的鞠了個躬,驚慌道,“對不起先生,是小老兒無知,還請先生高抬貴手,放了小老兒一馬。”

“滾!”

甄一仙聽到這個滾字,如蒙大赦,驚慌失措連滾帶爬的帶著自己的四個貼身女童逃走。

鐘永坤還處在害怕和震驚當中,冇有聽清楚陳風在說什麼。

隻是突然就看到,甄一仙竟然對陳風變得無比恭敬,就好像再晚一秒,他就要命喪黃泉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