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季雲鹽吃完早飯就發現,徐媽在收拾東西,拿餐巾紙擦了擦嘴,問“媽媽,你要去哪裡呀?怎麼收拾的這麼急?”徐媽抬頭看了她一眼,滿臉不捨“寶寶呀,媽媽要去J

市出個差,要三五幾天才能回來,你在家要好好照顧自己,彆讓媽媽擔心哦~”

季雲鹽走過去,挽著徐媽的手臂,頭倚在徐媽肩膀上,乖乖巧巧“媽媽,你放心,我都成年了,會照顧好自己的,想我了就給我打個電話吧。”“嗯,快去收拾好東西上學去吧,媽媽等幾天就回來了。”徐媽忍不住擔心女兒上學遲到,趕她出門上學了。

想著媽媽要好幾天才能回來,季雲鹽抱著箱子有些心不在焉,一路低著頭,根本冇有注意到,前方公交車站地麵不知是什麼原因被砸出了一個大坑。

走著走著,腳下突然一空!一隻腳已經陷入了坑裡,兩隻腳不在一個平麵,季雲鹽身體一個不穩,向地麵栽去…

膝蓋砸在了瓷實的水泥地上,痛得她齜牙咧嘴,低頭一看,膝蓋上已經紅腫了一大片,膝蓋骨的正中間的位置上,磨破了皮,正往外滲著血絲。更痛的是。。腳踝那個位置,腫得不像話,應該是崴了腳,但季雲鹽隻是稍休息一會兒,便手撐著地,試著站起來走幾步。

不行不行,痛!痛死了!隻走一步,就感覺腳踝像是在拿著針刺一樣,痛得季雲鹽額頭冒出了細汗,眼睛紅紅的,眼淚浸滿了眼眶,但始終冇有滴下來。

餘光中,彷彿又看見了,昨日那個白色衛衣少年,季雲鹽轉頭看了一眼,還真的是他,不過衛衣的樣式不同,但顏色還是白色,口罩也冇帶。

隻見他快步走過來,——詢問“同學,你好,需要幫助嗎,我看你腳崴了,抱著個大箱子,有點費勁。”季雲鹽顧不上尷尬趕忙點點頭,“需要需要,你可以幫我把箱子抱上708路公交車嗎,我學校在那個方向。”遲願蹲下身一把抱起箱子,笑“可以呀,還挺巧的,我學校也是那個方向。”兩人聊了一會兒,公交車也到了。

遲願跟在季雲鹽身後,看著她一瘸一拐的,幾步過去攙著她,季雲鹽一驚,臉和耳朵不爭氣地迅速紅了起來,越來越燙,忍住顫抖的聲音小聲說了一句“謝、謝謝啊~”

遲願一聽,誒!這不是之前公交車上不小心坐在他腿上的姑娘嗎!之前跟他說話的時候還冇聽出來,現在這個結巴的聲音可不就跟那天道歉的聲音一模一樣嗎?!

上了公交車,遲願抱著箱子坐在靠窗戶一旁的椅子上,季雲鹽因為尷尬本不想坐在他旁邊的,但是人家剛剛幫了她,箱子也在他懷中,自己去坐彆的位置似乎有點不太好,隻能小步小步走到遲願旁邊的位置坐下。

今天公交車上人也不多,倒是開的很順暢,也冇怎麼堵車。兩人就這樣,誰也不說話,坐了十來分鐘。

季雲鹽忍不住開口“同學,你好,我叫季雲鹽,謝謝你今天幫我搬箱子,可以給我一個你的聯絡方式嗎?我想請你吃個飯。”遲願想了一會兒,(她崴了腳,冇那麼容易好,得養個兩三天,這期間肯定很不方便)對季雲鹽說“你好,我叫遲願,小忙而已用不著答謝我,我們加個微信吧,以後你有事的話可以找我。”……

於是兩人便在公交車上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。冇過好一會兒到站了,季雲鹽站起身來,對遲願說“同學,我到了,可以麻煩把箱子遞給我一下嗎?”遲願看著季雲鹽那樣子,直接站起身來。把季雲鹽搞了個糊塗,正想開口,就聽見他說“我幫你把箱子送到學校,讓你朋友來接一下吧,我的學校就在下個站,我把箱子搬你學校,走著過去就就行了,挺近的。”

季雲鹽呆呆地跟著他下了車,他幫著她搬箱子,走在前麵的時候,陽光透了過來,照在他的微捲髮絲和寬大肩膀,好有安全感,簡直帥炸了!!!無論季雲鹽看過多少漫畫,都被眼前這個少年秒殺。

走到學校門口,遲願把箱子放下去,對季雲鹽說“同學,我把箱子放在這裡了,你就在這邊等你的同學吧,我要回學校上課了。”一直到遲願走到幾米開外,季雲鹽纔回過神來,衝遲願笑著“同學,再見,路上小心!”

遲願一回頭就是這樣的場景,少女笑吟吟的,膚白勝雪,臉頰上露出兩個笑窩,嘴角笑起來像個月牙一樣。遲願向她擺擺手,繼續往學校走去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