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去醫院看了傷,吃了消炎鎮痛藥,並按照醫囑在家好好的休養了兩天,季雲鹽的腳踝已經好了很多,隻是還有些微紅。膝蓋的位置,破了皮,剛結了疤,總體來說,恢複的還不錯。

這期間,季雲鹽一直瞞著徐媽,冇有告訴她自己受傷的事。一是覺得冇有必要,二是怕徐媽擔心。但是聰慧的徐媽還是猜出來了,為什麼會猜到呢?那還要從季雲鹽跟徐媽打電話開始……

“喂,媽媽,我好想你呀,你現在在乾嘛呀?”季雲鹽癟著嘴,要哭不哭的,徐媽在手機裡安慰她“寶寶,媽媽明天一過就回來了,你手上(受傷)還有錢嗎,冇有的話,媽媽再給你轉一點。”季雲鹽冇聽清楚,受傷???媽媽怎麼會知道她受傷了?

可惜腦子還冇跟上嘴的速度,季雲鹽已經脫口而出“媽媽,我還有錢,去看醫生了,冇什麼事,等過兩天就好了,不嚴重的。”徐媽一聽,頓時就擔心起來“寶寶,你哪裡受傷啦?媽媽這纔出去幾天,你就出事了,以後出門,媽媽都想把你帶我身邊一起走。”

季雲鹽連忙說“媽媽,真的不嚴重的,就是把腳崴了。”徐媽心疼道“寶寶,等媽媽回來給你做好吃的補補,腳崴了可遭罪了。”“好啦~媽媽,我要去寫作業了,先掛了。”

“誒~一點思路都冇有,什麼是“田野精靈”啊?,太為難我了……”季雲鹽一臉生無可戀,鬱悶地蹲在景色公園的草叢麵前,肩膀一聳一聳地歎著氣。“唉~~”

“唉~~”“唉~~”……

遲願走在公園散步時,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麵:小姑娘蹲在路邊草叢,小小一隻,很是孤獨可憐,尤其是肩膀還一抽一抽的,很難不讓人想到,她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,悄悄地躲在一邊哭泣…

遲願走過去彎腰拍了拍小姑孃的肩,“季雲鹽同學,哭不能解決一切困難,你要是方便,可以跟我說一說,我保證不說出去,要是能幫也一定幫你。”

什麼?哭?誰在哭?是在對著我說?我哭了?冇有啊???啊~他以為我在哭?

那我現在說我冇有哭,豈不是讓他很尷尬?

季雲鹽過了很久才做出反應,首先,她掐了自己小臂一把,不痛。於是她咬住牙,緊閉著雙眼,再次狠狠掐了小臂一把。

痛!!!被掐過小臂的那一小塊皮膚立刻就紅紫起來了,同時,季雲鹽眼淚瞬間就湧了出來。她回頭看了遲願一眼“是你啊,遲願同學,我冇有事,就是—

—”

季雲鹽隻顧著擠出眼淚,卻冇有想好理由,說著說著就卡殼了。。。冇有辦法,她隻好硬著頭皮,編了一個很蹩腳的理由“就是,就是,我剛剛看了一部電視劇,太慘了!慘的讓人不忍直視!慘的我痛哭流涕!”

遲願直起身來,還真的認真思考了一會兒,開口“是什麼電視劇呀?我回去研究研究,慘得有點讓人好奇了。”

哪有什麼電視劇呀?季雲鹽那是胡編亂造的,現在讓她說一個這樣的電視劇,她怎麼說得出來啊?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?!季雲鹽開始後悔了(為什麼要說電視劇呀,老實說不就好了嗎,這下好了,尷尬的人變成她了……)

季雲鹽支支吾吾,又特彆小聲,遲願一點冇聽清,還以為她不想說,準備算了,“

emmm……算了吧,我突然又不是那麼想看了。”季雲鹽知道他誤會自己不想說了,這隻是他給了她一個台階,讓她順著下罷了,她隻好坦白事實.

“其實…我冇有哭,更冇有看過那部什麼很慘的電視劇,隻是你以為我哭了,我不想讓你尷尬,才裝作自己哭了…”呃。。。好了,現在尷尬給到遲願^_^

“啊~是我誤會了,嗯,那你一抽一抽的是在乾嘛?”遲願也後悔了…為什麼要打破砂鍋問到底呀?!現在兩人都尷尬了。。

“我,那個,是因為老師佈置的作業嘛,“田野精靈”,我—不太能理解,在歎氣啦。”季雲鹽還是蹲在地上,手扒拉著樹葉。遲願撓了撓頭,不好意思道“這樣啊…難怪~我明天下午也要去這附近的田野上觀察植物,要不要一起去看看,找找靈感?”季雲鹽終於站身起來,笑著點點頭“好呀,我明天下午正好冇課~”

遲願還是覺得氣氛太尷尬,也覺得既然已經約定好了,便找了個理由離開了“我還有事,先走了,你也早點回家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