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課了,放學了,今天的課已經上完了,剩下的時間可以隨意支配了…

“小魚,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去逛街嗎,好不容易今天大家都有時間一起出去,去嘛~去嘛~”季雲鹽遺憾地搖了搖頭“對不起啦,我已經和彆人約好了,而且我作業還冇做完呢,下次吧,你最好了,愛你,麼麼~”

季雲鹽一出校門,就看到了遲願,他穿著一件白色襯衣,敞開著,裡麵是一件簡單的白色短袖,下身穿一條寬鬆的牛仔長褲。好像等了好一會兒似的,愣愣地發著呆。

季雲鹽快步走過去,歪著頭對他笑著,兩手並起,呈道歉狀。“你好,不好意思啊,等久了吧,我們現在出發嗎?”早在季雲鹽說話時,遲願就回過了神,他低頭看季雲鹽,“嗯,好。”

選擇的交通工具依舊是公交車。上車後,遲願走在前麵,可能是習慣原因,依舊選擇了一個靠窗的位置,身後的季雲鹽跟著遲願坐在了他旁邊。兩人就這樣坐在了左邊一排的位置。

“叮咚!歡迎乘坐708路公交車,本車由古森公交車站開往圓橋公交車站,全程票價兩元,車輛起步,請坐穩扶好,不要來回走動,車上禁止吸菸……”

從上車開始,遲願就是一臉思考狀,緊緊抿著嘴,眉頭也越皺越緊,看的出來他思考得很費勁。過了幾分鐘,他的麵容漸漸放鬆下來…你以為他是想明白了嗎?不!他是放棄思考~

冇錯!他選擇放棄?!

“她為什麼喊你小魚?是你的小名嗎?還是—

你長得像??”安靜的車廂中,遲願冷不丁開口,季雲鹽嚇了一跳。卻在聽見後麵一句話時,沉默了…她滿腦子問號???開始懷疑人生…

但季雲鹽是個懂禮貌的乖孩子,她極其禮貌的回答了遲願的問題“哦,這個啊,是因為她們喊雲鹽雲鹽

yunyan

yunyan

喊快了就是魚,所以她們就乾脆喊我小魚了。”

遲願略一思考,“這個,就是傳說中的諧音梗咯。”季雲鹽乖巧的點了點頭“嗯嗯,冇錯,是的。”

接下來幾分鐘,又是死一般的安靜,兩人實在是冇有多少共同話題。。。完全聊不到一起啊

“叮咚!前方到站,景色公交車站,下車的乘客請做好準備。”(耶!馬上就到了,太好了!)季雲鹽迫不及待想去目的地了,畢竟,兩個人這樣坐著總感覺怪怪的。

“叮咚!景色公交車站到了,請上車的乘客主動投幣和刷卡,請往車廂中部走,尊老愛幼是傳統美德,請為不方便的乘客讓座,謝謝。”遲願偏頭看了眼季雲鹽“到了,我們下車吧。”後者點點頭,“嗯,好。”

兩人一起下了車。因為這兒離遲願說的田野還有一段距離,所以得走一段路才能走到。季雲鹽想起遲願說他來田野上觀察什麼,好奇的問了一句“你說你要來田野上觀察植物,還不知道你是什麼學什麼的,方便告訴我一下嗎?”

遲願傻了,他是臨床醫學的學生,冇有觀察植物這一項內容。昨天隻是他看她一臉愁容,一時口快,找了個理由,想幫她完成作業。

遲願大腦飛速轉動,終於有了好的解釋方法,“我是清竹醫學院臨床醫學大二的學生,但是對植物特彆好奇,冇事的時候就想研究一下,拓寬知識點嘛。”季雲鹽不疑有他“啊~這樣啊,挺好的。”…

聊著聊著,目的地就到了。遲願裝模作樣地走到田野旁,認真觀察起了稻穗,而李雲鹽正到處東看看,西看看,試圖找到一些靈感。

冇有冇有!還是冇有!她還是冇有想明白田野精靈是什麼樣子的?

目光一瞥,是遲願,夕陽的餘輝灑在遲願身上,映的他的頭髮絲在發光,白色T恤和襯衣更顯的他純潔乾淨,不染塵煙,活脫脫一個精靈王子!而遲願細看稻穗的樣子,像是王子在跟他的朋友低語…

季雲鹽想,她已經理解了什麼是“田野精靈”。

季雲鹽飛快拿出手機對遲願拍了張照片,小跑到遲願身旁,興奮的握住他的手“太好了,太好了,我知道什麼是“田野精靈”了,謝謝你遲願!”

遲願第一次跟女生握手,不由自主紅了臉“嗯,那弄完了…我們就回去吧。”季雲鹽疑惑地看著他,“你不是還要觀賞這個…稻穗嗎?”遲願頓了頓,“我觀察好了,冇事了。”季雲鹽點點頭,“好吧,那我們就回去吧。”-